没有账号?立即注册

已有账号?

第八届全省道德模范|滨州吴守林:坚持45年为单位职工操办红白事

2021-12-02 22:18:46   50500 来源:滨州日报/滨州网

吴守林,男,1952年8月出生,滨州供电公司物业公司员工,中共党员。1976年,吴守林开始参与单位职工的婚丧嫁娶,45年来无偿操办了355对年轻人的婚事、为318位老人送终。吴守林获得“山东电业劳动模范”“山东省电业先进生产(工作)者”“滨州市第三届道德模范”等荣誉称号。入选“山东好人之星”。

在一个又一个大家庭里,他发现了奉献的价值

3岁时母亲病世,7岁时父亲又死于饥荒。在吴守林记忆的开头处,是两场朦胧的葬礼和一次无助的别离:在乡亲们帮衬下,兄弟三个草草埋葬了父亲。大家都解不开锅,几经商议后,伯伯和姑姑勉强领养了能干点活的大哥和二哥,却再没有一个亲属肯多养一个还没有劳动能力的小男孩。实在没有办法,吴守林从村到公社再到县里,辗转被送到了200多公里外的潍坊孤儿院。他永远记得,刚进孤儿院时阿姨的拥抱,就像见到了早已去世的母亲,他哭得昏天黑地。

在孤儿院,吴守林最早认识到劳动的价值。那时孤儿院有自己种的地,阿姨带着孩子们种了产量大的地瓜,掺着地瓜蔓、地瓜叶,勉强能吃饱,就这一条,对一个差点饿死没人要的孩子来说,就是天大的幸福。很快,吴守林把孤儿院当成了自己的家,干起活来特别卖力,民政局的干部也都越来越喜欢这个勤劳踏实的孩子。17岁那年,他被推荐进入山东省沾化县电业局担任电工,很快,他因为工作突出,被调入成立不久的地区电业局。

从电工到食堂司务长再到曾经的总务科副科长,吴守林干起工作来,总是心无旁骛,全情投入。“人人都爱自己的父母,都想回报自己的家庭,对我来说,国家就是我的父母,企业就是我的家庭。”正是因为这种炽爱,吴守林在平凡的岗位上干一行爱一行,先后获得了山东省模范共产党员、省电力劳模、地区劳动模范等称号,山东省电视台等媒体先后播报他的事迹。

以新人为儿女,他帮办355场婚礼

进入国网滨州供电公司后,吴守林的师傅是个爱帮衬红白大事的热心人。刚入职的吴守林没家没小,每次都跟师傅去帮忙,工作出徒后,吴守林张罗红白事的本事也出了徒。

80年代初,社会风气渐开,人们开始讲究婚礼排场,租小轿车接亲,租红地毯、彩虹门、旗帜、鲜花造势成了标配。那时,职工月收入平均只有50元左右,要办一场像样的婚礼花费万元,一般人家常常要负债几年。喜事办多了,吴守林知道主家要面子又缺钱的难处。1982年,他获得了3000元省电力劳模奖金,全部用来购置成了彩虹门等婚礼用品,免费借给办婚礼的职工使用。“仅这一项,每户能省下一两千元的租金。”吴守林觉得这笔钱花得特别值。从此以后,他的各种劳模补助金,也都用作婚礼用品的更新换代。四十多年来,家里的婚礼“道具”占了满满两间储藏室。为了让当事人省事,老吴连梯子、板凳这些必备工具都是自己掏钱置办齐全。可是这当中的辛苦却只有他老吴一个人知道,从插彩旗、挂灯笼,到搭彩虹门、铺红地毯,完事后再收拾起来,每次都是半天的时间。在吴守林家,光举办婚礼用的“道具”就占用了一间储藏室。摸着这些特殊的家当,老吴常美滋滋地说:“我的道具比婚庆中心的家什还多呢!”

自从有了这些道具,吴守林成了婚礼上最忙碌的人。从插红旗、挂灯笼、搭彩虹门、铺地毯,到婚礼环节的控制,礼成后再收回,遇到阴雨沙尘天气,还要清洗晾晒。一米半宽三十多米长的地毯重达七八十斤,沾上水就更沉。一场婚礼下来,吴守林常常累得腰酸背痛。好日子有时还会撞车。有一次,同一职工小区内一位同事嫁女,一位同事娶儿媳妇,从婚礼策划开始,他就精心算好了嫁娶之间的时间差。从凌晨就到女方布置场地,送走新娘后,又火速收拾,扛到要娶媳妇的人家楼下重新布置,前后忙了七八小时,累得他连续几天肌肉酸痛。

对这种累,吴守林甘之若饴:“每当看到新人成婚,我都深深地体会到一种做父亲的喜悦,这种亲近感,对我这样一个孤儿来说,是巨大的幸福。”

从小没有父母,他为318位逝者送终

如果说人们会把操办喜事当成一种欢乐,那么操办丧事可就远没有那么简单了,不少人会忌讳、躲避,吴守林却总是随叫随到。从换衣服、整理遗容、告别仪式,到火化、入土为安,吴守林都是一手操办。

2020年4月25日,吴守林陪一位丧亲的同事去了一趟老家,从为去世老人穿衣理容到下葬,他全程参与,同事只有兄弟一人,亲族中缺乏帮手,再加上疫情未退,葬仪参与人数限五人。为了给同事最大安慰,吴守林忍着自身的病痛,前前后后忙了几天。这是由吴守林入殓的第318位逝者。有人对他长期义务打理红白事不理解,不知道他图什么,他说:“我图的是大家拿我当家里人,参与最重要的事情,分享最深的悲喜,感受到血肉联系。”

作为一个肉身凡胎的普通人,吴守林对死人同样会有一种恐惧感,特别是一些非正常死亡的人。刚开始,手一摸到尸体,身上就凉飕飕的,脑袋直发炸,觉得头发根子都竖起来了。到了晚上睡不着觉时就回忆当时的情景,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恶梦惊醒。后来,吴守林心想:我这是做善事,我跟“你”没仇没恨的,我害的哪门子怕呀!以后再有这种事,他就先默默念叨几句:酸甜苦辣一辈子了,我给你换换衣服、整整容,也好走得干干净净。有时遇到非正常死亡的,老吴的心里确确实实是痛着别人的痛,为了减轻当事人的悲痛,他专门学习了整容化妆,常备的一个工具包里面装满了推子、剪子、口红、胭脂。遇到癌症患者死后就要描描眉、画画唇、略施胭脂,掩饰一下惨白的面色;遇到非正常死亡的人员,有的需要缝合伤口,有的需要清洗梳理,无论再难看的表情经老吴一番收拾,也能达到面容安详或者神情庄重。这样,毕竟能让亲属的心灵得到一些安慰。有些肝癌、肺癌患者病逝后,往往会出现喷血现象,在换衣服时,稍一动弹就会喷出污血。每当办完这样一宗事,老吴也会恶心的两三天吃不下饭去。时间长了,他也练就了一手给逝者穿衣服的绝活,在特殊情况下,一个人就能麻利给重一百七八十斤的逝者换上衣服。

遇到意外事故,现场往往触目惊心,连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见了都会害怕。这时候,吴守林依然不辞艰辛。他说:“现场再惨,也要有人出来收拾局面,不能让悲痛中的家属再受刺激。”2007年,有位同事因车祸离世,人被碾压得走了形,当时家属去请了殡仪馆的整容师,但因为遗体损坏太严重,被整容师拒绝。面对过十几次非正常死亡的吴守林见了也惊出一身冷汗,但为了安慰家属,他接下了任务,花了一天时间,用了几十斤棉絮和石膏,勉强修整出逝者的样子。渐渐地,吴守林的热心在社会上也有了名气。没人敢接手的非正常死亡,家属会辗转找到吴守林。只要有人相求,吴守林从不拒绝:“人人都有个难时候,我小时候没人要,是社会接住了我,人到临走,没人管多凄惨?”

在318位逝者中,有4位分别是吴守林的岳父母和大舅哥嫂。岳父去世前卧病在床十几年,没有收入的岳母得享97岁高寿,大舅哥嫂都是智障人士,均由他们夫妇供养送终。有爱的家庭也有美好传承,儿子儿媳对吴守林格外孝顺。为防止吴守林做入殓工作感染疾病,儿媳专门给他批发了医用手套、口罩、消毒液和工作服,确保一事一用,及时杀菌消毒。

2017年,吴守林在前列腺癌手术后两个月后再次上“岗”,与他熟悉的朋友同事开玩笑,说老吴这样的好人,阎王爷都不忍心收。吴守林哈哈一笑,他说:“活着多好,我和这个世上的人还没有亲够。”吴守林觉得自己的付出,能够促进公司的和谐稳定发展,所以他要沿着自己认定的路一直走下去,只要身体结实就永不退休。

责任编辑:张婵

滨州日报

滨州日报源于革命战争年代的渤海日报,于1985年10月1日创刊,为中共滨州市委机关报详细

扫描关注滨州网官方微信号